<code id='contradiction'></code><option id='contradiction'><table id='contradiction'><b id='contradiction'></b></table><button id='contradiction'></button></option>

    <dfn id='contradiction'><dfn id='contradiction'></dfn></dfn>

    幸福瞬间,第一丫环,冥王的毒宠,飞升以后

    2019-06-19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  幸福瞬间,第一丫环,冥王的毒宠,飞升以后

    幸福瞬间  “这不可能吧?双臂一晃八九万斤的神力,这可逼近太古凶兽考验幼崽时的极境关卡了!”  至于这群人更为惊诧,对面那个人类怎么看都是一个孩子啊,这么小,怎么会一个人在出现在这大荒中?简直不可想象!  小不点挠了挠头,憨憨的笑着,也不多说什么。旁边,毛球更是一副傻兮兮的样子,宛若一个未开智慧的小兽,没精打采的趴在他的肩头。  倒是斑斓大虫那样很强、但又不是最强的生灵对他们的威胁最大,途中有一只怪猿,符文一出,惊天动地,将一座石山都震塌了,对他们穷追不舍了三天三夜才罢手。

    第一丫环  此后的数天里,毛球寻来各种奇怪的果子,而且难得大方地咬破自己的肉皮,挤出三滴金色的血液,让小不点服食了下去,他这才好转。  “这头凶禽乃是太古神鸟的后裔,初始我们以为它突破了,需要补充血气,故此将一个数百万人的大部落吞食了个干净,后来才发现,它是要产卵了。”一个中年男子道。  “嗖”的一声,一道金光冲起,迅速追了上去,挂在了独角兽的尾巴上。  “追来了!”小不点头皮发麻,这是一头太古遗种,太强大了,绝非现在的他们所能对抗的。

    冥王的毒宠  “孩子,不要勉强自己,走出一段距离,只要有危险,一定要退回来啊。”  小不点也感觉浑身跟针扎的一般痛,寒冷刺骨,几乎要透进人的灵魂中,太难受了。  而那如天鹅般洁白的颈项上也不例外,几道黑兮兮的指印落下,与那雪白滑腻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  过了片刻,小不点才恢复过来,他刚才也差点被冻坏,要知道,他的肉身比起太古凶兽的幼崽,只强不弱,但在这条河里却差点被冻坏。

    飞升以后  巨禽俯冲下来,开始了一场血淋淋的盛宴!  “小弟弟,你该不会也是这样一个天纵奇才吧,一个人横穿十几万里大荒,未曾用大人守护。”漂亮而灵动的女子笑道,拢了拢乌黑的秀发,露出如精灵般洁白晶莹的耳朵,刹那的风情,出尘动人。  小不点大眼光束惊人,如两团小火炬似的,身形如神鹤展翅,划出一道优美的轨迹,右臂一探,砰的一声抓住了那条晶莹的藕臂,而后猛力一带,将美丽的女子扯了一个趔趄,身子低矮了下来。  数日来,他们前行了数万里,有独角兽这种生灵存在,赶路真的很快,这一路上穿山越涧,避过了不少凶兽。

    编辑:陈建

    中国新闻社北京分社版权所有::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
    主办单位:中国新闻社北京分社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南街12号 邮编:100037
    信箱: beijing@chinanews.com.cn  技术支持:中国新闻社网络中心